导航菜单
首页 >  加入蓝冠 >  » 正文

蓝冠总代不仅仅是拉皮德:团结谈判失败的障碍比比皆是

蓝冠待遇如何,蓝冠旅游有限公司


蓝冠总代-主管【5825-5957】周六晚上,以色列总理本雅明·内塔尼亚胡(Benjamin Netanyahu)在接受两家电视台采访时,向全国和蓝白联盟领导人本尼·甘茨(Benny Gantz)发表了讲话,让事情看起来很简单。
 
他说,利库德集团和蓝白联盟已经完成了联合政府的谈判,并就建立一个全国团结政府达成了协议。他和甘茨将在联合政府中各任职一年半。
 
利库德集团将从总理、财政部长和议会发言人的职位开始,而蓝白联盟将从副总理、国防部长和外交部长开始,然后在一年半后更换。
 
内塔尼亚胡在给甘茨的信中说:“我将在商定的日期卸任。”“不会有恶作剧和诡计。数百万以色列人在等着我们。”
 
那么,他们为什么不在周日签署协议,取消他们的诉讼,并在周一下午4点以色列议会回来的时候组建政府呢?
 
内塔尼亚胡已经在周六晚上给出了他的答案,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甘茨的二号人物亚伊尔·拉皮德(Yair Lapid)。指责拉皮德是有道理的,因为他已经排除了在内塔尼亚胡领导下执政的可能性,他控制着蓝白两党的三分之一,还因为内塔尼亚胡集团中的宗教党派喜欢恨他。
 
然而,拉皮德真的对甘茨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?为什么这位前IDF领导人不咬咬牙,射杀他的副手,以冠状病毒为借口加入政府?
 
第一个答案是,在他获得组建政府的授权期间,他还没有动用所有的影响力。甘茨没有多少影响力,因为他61-MK的多数席位实际上只有59席,这要感谢蓝白两色的MKs Zvi Hauser和Yoaz Hendel的反叛。
 
但甘茨似乎仍然可以尝试组建议会委员会,从他的政党中选出一名议会发言人,并通过法律,阻止内塔尼亚胡组建政府,并在下次选举中竞选,因为他受到了指控。
 
如果甘茨连唯一的弹药都不试一试,他就不可能回到“除了比比,谁都不是”的选民那里去了。
 
第二个答案是内塔尼亚胡食言的名声。从齐皮•利夫尼(Tzipi Livni)到苏尔•莫法兹(Shaul Mofaz),再到摩西•费德林(Moshe Feiglin),再到他所在的利库德集团(Likud Party)内的许多政客,几乎所有与他有过政治交易的人都可以证明这一点。
 
据报道,过去一周利库德集团和蓝白联盟之间达成的协议所包含的保证,与9月大选后几乎达成统一政府时的保证是一样的。
 
如果内塔尼亚胡在一年半后仍不辞职,来自内塔尼亚胡集团的政党将承诺辞职。内塔尼亚胡和甘茨都将在一开始就宣誓就职,所以甘茨自然会接任。如果内塔尼亚胡解散议会,甘茨将自动成为看守政府的总理。
 
但是,当内塔尼亚胡在2016年5月与利夫尼和她的犹太复国主义联盟领导人艾萨克·赫尔佐格(Isaac Herzog)进行谈判时,这种保证就更加有力了。该协议的担保人是美国国务卿约翰·克里、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和埃及领导人阿卜杜勒·法塔赫·塞西。
 
尽管如此,内塔尼亚胡最终还是与以色列领导人阿维格多·利伯曼达成了协议。利伯曼现在如此信任内塔尼亚胡,以至于他更倾向于一个由联合名单领袖艾曼·奥德支持的政府。
 
最后一个原因是内塔尼亚胡的谈判风格。没有哪位领导人喜欢在电视上而不是关起门来接受采访。
 
难怪拉皮德对内塔尼亚胡的反应是说他是个骗子,而甘茨的反应不是说他的提议不真实,而是说他不喜欢泄密和最后通牒。
 
当被问及如果甘茨加入最初由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政府,是否有可能在蓝白两色上做出灵活性,以保持该党的团结时,一位蓝白两色的消息人士解释说,为什么情况比内塔尼亚胡表面上看起来要复杂。
 
“内塔尼亚胡不想要统一,”消息人士说。“他一直忙于破坏民主和制造威胁,而不是认真致力于团结。本尼·甘茨被授权组建政府,每个人都团结起来努力实现这一目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