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首页 >  关于蓝冠 >  » 正文

蓝冠总代“末日风暴”是如何误导一代人对以色列的看法的

蓝冠商业模式,蓝冠在j

蓝冠代理-主管【5825-5957】就在几个星期前,纽约市的大街上还挤满了成千上万的人,他们高喊“起义”,同时还声称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。
 
在同一时期,一群亲巴勒斯坦的暴民袭击了纽约街头的犹太人。还有一些人在洛杉矶的一家餐厅暴力袭击犹太人,破坏欧洲的犹太教堂,并针对芝加哥和蒙特利尔的犹太人。
 
正常情况下,对另一群人的无端攻击会受到广泛谴责,肇事者会受到谴责。但这些袭击与巴以冲突“捆绑”在一起,因此许多左翼人士以集会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名义为其辩护——或者更糟,他们认为受害者在某种程度上罪有应得。
 
鉴于最近在以色列和加沙发生的暴力事件,觉醒的战士们今天重新提出了他们对“种族隔离”的指控,声称以色列是一个寻求颠覆和清洗其巴勒斯坦人口的“白人至上主义”社会。但在世界各地的犹太社区中也发生着更为阴险的事情:犹太人仇恨者正以中东冲突为借口,肆无忌惮地仇视犹太人,无论他们住在哪里。
 
诚实的正义倡导者怎么能纵容对一个民族的这种暴力袭击呢?
 
答案很简单,尽管许多人拒绝接受:反犹主义在觉醒者中被社会所接受。或者用“婴儿潮一代”的术语来说,显然犹太人的血液仍然很便宜。大约80年前,犹太儿童在德国政府支持的恐怖主义下被烧死在烤箱里,当时世界只是耸耸肩。当以色列儿童睡在防空洞里,为他们的生命和福祉担忧时,全世界仍然耸耸肩。
 
以色列人有各种肤色和信仰。看看卢德(Lod)、海法(Haifa)和阿克雷(Acre),这些多民族、多元文化的阿拉伯和犹太人城市在上月的冲突中被暴乱撕裂。正因为以色列努力成为一个“所有居民”的国家——包括200万阿拉伯公民——动乱被视为一场内部危机,政治家们谴责犹太治安维护者和阿拉伯骚乱者。
 
以色列犹太人大致分为根在欧洲的德系犹太人(Ashkenazi)和根在地中海和中东的西班牙系犹太人(Sephardi)或米兹拉希犹太人(Mizrahi),后者是数百年乃至数千年前来自圣地的犹太人的后代。声称犹太人是白人,欧洲的“以色列殖民者”——就像觉醒的激进分子经常做的那样——就像说印第安人没有在美国生活的权利一样,在历史上是诚实的。
 
不幸的是,部分犹太人是这种欺诈性意识形态的最大声的支持者,他们用我们的人民换取接受,忘记我们自己的历史来换取政治正确的权宜。《犹太潮流》(Jewish Currents)杂志会让我们相信,以色列仍然需要为1948年为犹太人提供安全避难所而进行“teshuva”(忏悔)(忘记无数阿拉伯国家当时驱逐了他们的犹太人)。IfNotNow质疑犹太复国主义是否应该成为“我们犹太身份的核心部分”。犹太复国主义是犹太人自决运动,它孕育了一个拥有700多万同胞的国家。“犹太和平之声”认为犹太复国主义是对几个世纪以来凶残的反犹主义的“错误和失败的回答”。
 
我们的部分人民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初为什么要建立以色列:在我们自己的祖籍中作为犹太人的安全避难所。如今,这种需求与上世纪30年代及之前一样至关重要。相反,犹太人醒来更等同于起义这样变态犹太令人作呕的极端值,不仅结盟与巴勒斯坦人合法的不满和共享未来的愿景,但与那些寻求破坏犹太人无论他们可能生活。(注:哈马斯想要的不仅仅是以色列犹太人,而是整个世界。)
 
当然,犹太人的狂热是可恶的。像任何民主国家一样,以色列也有其宗教和政治上的极端。作为一名拉比,我曾反对总理在他的联合政府中加入激进政党,并谴责来自任何地方的偏见和暴力。当前的反犹太复国主义事件与此无关。它是关于拒绝一个民族对土地的要求,而支持另一个民族的土地,这是他们给以色列贴上“种族隔离”标签的镜像。
 
当然,巴勒斯坦人的生命很重要。就连艾伦·德肖维茨(Alan Dershowitz)都是在伯尼·桑德斯(Bernie Sanders)意识到自己可以选择一个切实可行的口号之前这么说的。巴勒斯坦领导人继续破坏其本国人民的福祉,一再拒绝同以色列达成和平协定,最近又拒绝其本国人民的民主选举,这是多么不幸。让我们记住,巴勒斯坦总理仍然从2006年开始担任4年的总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