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菜单
首页 >  关于蓝冠 >  » 正文

蓝冠总代鲁文·米伦的展览展示了一个跨越70年的耶路撒冷

蓝冠商业模式,蓝冠在j


蓝冠1956代理-主管【5825-5957】鲁文·米伦喜欢紧跟科技发展的步伐。他在贝特哈凯莱姆(Beit Hakerem)的公寓里放满了各种小玩意和随身用具,让他能够捕捉到自己想要的瞬间、角度和画面。
 
但当他开始他的摄影之路时,从各种意义上来说,这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世界。那时没有互联网,没有家用电脑,甚至没有人梦想过非胶片——也就是数码相机。英国人仍然统治着这里,或者至少试图以一种符合大英帝国地缘政治利益的方式来维持秩序。
 
1928年,米伦出生于耶路撒冷。如今,他已年过九旬,身体硬朗,在家乡各地奔波了七十多年,记录着这座古老城市多年来所适应和忍受的一些街头生活。他的一些作品目前正在国际会议中心展出,主要展出时间从1950年代初到1970年代末,供耶路撒冷人和游客观赏。
 
“我从1949年开始摄影,”他回忆道。快速计算后发现,当他开始崩溃时,他已经21岁了。这么说,童年时代对摄影不感兴趣了?“也许有,”他笑着说。“有一张我小时候拿着相机的照片,但我真的不记得了。”
 
麦伦没有一流的摄影师,现在90岁的以色列的奖得主迈克Bar-Am,成为该国的战地摄影师,或鲁迪Weisenstein 1992年去世,享年82岁,记载了许多国家的发展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,包括在巴勒斯坦国家。
 
但是,从国际刑事法庭展览的布局来看,由埃兰·利特文(Eran Litvin)担任策展人的米伦对耶路撒冷了如指掌。你还能感觉到一个摄影师在他家附近徘徊。他清楚地了解这座城市的街道、后街和社区,并提供了几十年来这里日常生活的一些私密视角。
 
尽管家里堆满了文件、箱子和仪器,但米隆还是一丝不苟地把它们整理好了。
 
“给,你看,”他说着,递给我一本小册子。“我把我拍的照片都记在日记里了。这是1949-1950年的一张。这是1950年4月24日的照片。上面写着:“到兹法特、草裙舞谷去旅行。”我拍了一张Shaul滑行的照片。扫罗是我的一个朋友,也不在了。他从前在比撒列与我一同学习。我记录了一切。”
 
这种对文档的热情,从图片上看,仍然燃烧得很强烈。米伦已经过了退休年龄,但他仍对自己正在筹备的各种摄影项目感到兴奋。他给我看了一个小型3D相机,他说,它能从很远的地方拍出令人惊叹的照片。
 
“它有100倍的变焦。我可以在拉马特·拉赫尔(Ramat Rahel)拍摄Yad Sarah大楼(Shaarei Zedek医院附近)。我也可以从Yad Sarah那里给Ramat Rahel拍照,”他笑着说。
 
米伦和他的各种摄像机见证了这座古城发生的如此之多、如此之多的变化。他对日常生活中的琐事有着敏锐的观察力,而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有意识地注意到这些琐事。在ICC的展览中有一张迷人的牛奶工的照片——一个叫Zinger的家伙从他的手动推车里拖着成箱的瓶子,得意洋洋地斜叼着香烟。这幅版画散发出一种时代感,清晨在耶路撒冷闹市区一条寂静的大道上,黎明的薄雾逐渐消散在山上。
 
ICC的布局中有偷拍镜头,米隆清楚地看到了日常生活中古怪、滑稽的一面。《洗衣服下的孩子,1953年1月26日》是一幅令人愉快的图画,它传达了一种家的感觉,几乎是乡村的感觉,就像一个住宅区的后街,床单、衬衫、毛巾和内衣在冬日的阳光下慢慢晾干。米伦说,他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并列现象。“看!有三个孩子,看这儿,”他微笑着指着画框上端那三条肥大的内裤。
 
麦伦的大约64000张底片的档案已经被哈佛图书馆为后人扫描。收藏采取了各种角度,各行各业,主题和氛围。他在耶路撒冷的作品记录了普通耶路撒冷人的日常活动,让我们得以一窥六七十年前这里的生活,那时交通稀少,交通节奏缓慢。在前高科技时代,似乎有更多的时间,例如,你可以带你的钢笔去“专业的钢笔修理师”,就像挂在雅法路上一个街边小摊上的不起眼的小牌子所证明的那样。在Milon拍摄的这张“行动”照片中,这位顾客耐心地在人行道上等待着,他的书写工具也得到了妥善的处理。他没有手机来分散注意力,也没有紧迫的约会。

不仅仅是在这里生活和工作的人吸引了米伦的目光和镜头。他对建筑也很感兴趣,其中有几张耶路撒冷建筑的快照。雅法路的夜景,缓慢的曝光给路灯带来了柔和的神圣气氛,而“窗户建筑”的画面则暴露了米伦对质感和构图的偏好,以及这座城市非人类的一面。
 
米伦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摄影师。虽然他上的是比扎列尔艺术学院,但他学的是珠宝和金属装饰。第一次独立战争爆发时,他没能完成学业,作为哈加纳的一员,他很快就陷入了困境。他在前往古什埃齐翁的途中被约旦人俘虏,他在同一连服役的兄弟也被俘虏,直到9个月后才返回新的以色列国。
 
他回忆道:“当时几乎没有任何通讯手段,所以我们的父母不知道我们在哪里,也不知道我们是死是活。”“他们的头发变白了。”
 
幸运的是,兄妹俩最终都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家,米隆也顺利完成了学业。
 
他开始从事金属加工,直到在耶路撒冷市中心的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,他偶遇了一位名叫伊曼纽尔·拉宾诺维奇(Emmanuel Rabinovitch)的老战友。昔日的兄弟俩对他们一直在做的事和他们要做的事进行了回顾。拉宾诺维奇告诉米伦,他正在建立农业部的水力学服务,其中包括建立一个水表制造单位。
 
“他知道我在Bezalel学习过,而且我的手很好,所以他邀请我和他一起工作,”Milon回忆说。
 
一件事必然导致另一件事。拉宾诺维奇不仅是一位水力学专家,而且是修理照相机和摄影方面的能手。两人花了大量的工作时间在这个国家上上下下——用米伦的话说,“从丹到埃拉特”——测量水的大小。为了工作,拉宾诺维奇在不同的地点拍了照片,也拍了沿途有趣的东西。
 
“他教我如何使用相机,我记得那是一个Exatka(德国品牌),然后我就开始自己拍照——什么都行,”米隆笑着说。“我让艾曼纽给我买了一台相机。我想要一个6×6的大画幅相机。”
 
拉宾诺维奇有关系,想要的设备是从一个叫弗雷德·切斯尼克的记者那里得到的。
 
“那是一架Ciroflex相机。它是美国版的(高端德国)劳力士(Rolleiflex)。我还有那架照相机。我确实把它卖给了别人,但我又把它买回来了。”
 
到现在为止,米伦已经很了解情况了,尽管他还不知道如何发展。“我会把我的电影放在Photo Freund(乔治国王街),我也会要求联系方式。”
 
环境最终使他变得更加独立。
 
“有一天,我拍了一张老摩洛哥女人的照片。她是一个olah hadashah,满脸皱纹。我请照相馆把照片放大。当我拿回来的时候,我发现图像不清晰。我想我必须学会自己打印。”
 
他从拉宾诺维奇那里得到了一些关于整个过程的提示,买了必要的设备,在父母的浴室里布置了一个暗室。
 
“对我来说就是这样。我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好摄影师,但至少我可以控制我的照片是怎么出来的。”
 
他开始在耶路撒冷的高速公路和小巷里潜行,带着他信得过的《圣经》里的“卷福”(Ciroflex),并在工作中学会了如何求知欲。
 
“我在街上拍下了真实的日常生活,”他说,并补充说他从一开始就采取了一种自由放任的方式。“什么是photographable。它只取决于你如何构图,你创造了什么样的构图。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 
他逐渐磨练了自己的手艺,并于1967年开始为以色列博物馆(Israel Museum)当摄影师。
 
可以肯定地说,米伦占领了耶路撒冷,而我们这些不到80岁的人很少知道耶路撒冷的存在。这次展览还催生了米伦的另一本书《一切都是照片》,这是对米伦正在进行的家乡编年史的一种适度的致敬。展览并不完全在中心位置,而是隐藏在国际刑事法院的地下区域。但至少它是有意义的。
 
人们期待着看到他的单色宝石在一个更中心的舞台上更大量的展示。